[壯遊] 聖母峰基地營EBC-3 高山藏傳寺廟Dawa Choling Gomba Tengboche


Lukla > Phakding > Monjo > Namche > Lausasha > Tengboche > Pangboche > Somare > Dingboche > Thukla > Lobuche > Gorakshep > Everest Base Camp


Me and mt. Amadablem



Day 5


Lausasha - Green valley lodge

早上睜開雙眼,大概只有攝氏 1度,感覺快要飄雪了,濃稠的潮濕空氣從木屋細縫裡溜了進來,我發現自己越穿越多,這裡的一度比起日本的一度冷上許多,也許是在山谷底下的樹林里,少了一些太陽的溫暖,有點想躲著不起床;我又多放了幾樣東西進大包,
上Tengboche這一段路肯定刻苦漫長,隨著海拔高度的增加和路線的陡峭,身體的負擔越來越大,即使是輕微的上坡,我也必須不斷的休息,我點了一杯檸檬茶配自己的雜糧餅乾當做早餐,試圖減輕那微不足道的重量,大包是Jackie背著,現在已經滿到不行,想在這種極端的狀況下拍攝,真是一種強力的折磨; 嚮導起床了,等等出發。


喝奶的小牛

軍隊檢查站,檢查你的TIMS和permit啦

一路往山下走,然後再走上山,就像我的人生一樣,大起大落,你知道出來混都是要還的,爬下去的... 都得再爬回來,半路開始下雨,往上沒多久開始下霜,嚮導說是雪,但我想是他們的字裡面沒有霜這件事,爬到三千五我又開始感受到極限了,走得相當慢,可憐的是嚮導他沒有防雨用具,上Namche之前也下一次雨,但他一直說不需要,即便我要幫他付錢買塑膠袋或輕便雨衣,最後在風霜交錯下,我爬升到3876的地方,我們切入一條陡峭的小徑,抵達了住處!



開始下雨之後下霜,我的雨衣是兩年前要上ABC前在博卡拉買的山寨貨,一直都還可以用,只是穿起來像蚊帳

   



Tengboche - Trekker's Lodge

這裡滿是白人,太爽了,我出門最喜歡練英文,白人大多比較愛聊天,分享;我對著相機交代了一些話,這裡的Wi-Fi要買預付卡的,每100MB 350盧比,用完就沒了,充電每小時200盧比,真的是新聞,任何的在都市的享受,在山里都是成本,使用者付費:洗澡、充電、熱開水,通通都要錢,而且不廉價。

我最愛的旅店,房間很小,大多數人都擠在Living room,左一帶帽子的是德國女孩,是個軍人,左二男是智利人,他沒有搭飛機上來的

下午的風景,正前方是NAMCHE來的路

午餐結束後,和白人一直聊天好幾個小時,有一個智利人是從山下Jiri走上來的,沒有坐飛機,聽說是多走三天,本來不知道,下次有機會也要這樣試試看;雨停了,天線寶寶太陽嘆了頭出來,我把太陽能板放在外面,嚮導在大廳幫我留意著,再稍微檢整一下,認識我的都知道,我喜歡在工作過程中不斷的調整自己的裝備,做這件事情太認真了,當作工作看待,然後到附近晃晃,其實說是附近根本沒走遠,大概是頭痛的關係吧,做什麼事情都沒法提起勁。

晚上在這裡遇到英國黑人Carlos他的夥伴Igor頭痛在睡覺,他在等他康復,和智利人與德國人聊了一下,後來又來一個日本人,這裡廁所有點髒,雖然少了馬桶蓋`但我還撐得住(能忍受)然後睡覺。


我是睡覺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Day 6

是痛苦又是離夢想更近的一天,早上十幾個白人都出發了,大多是往上走,有英德荷還有加州人,剩下一組也是病人-Carlos and Igor,Carlos是雷鬼頭的英國黑人,Igor是身高190的歐洲人(忘了哪來的),早上起床頭漲增加15%,實在有點不太好,Carlos和Igor都說可以吃Paracetamol,如果不再頭痛就不是高山症;我自己清楚身體的狀態,是高山症沒錯。

天氣又不是很好,不適合拍攝,一路走來,要在喘到不行的狀態自我拍攝實在幾乎無可能,中途逗留太久,身體冷卻下來後,扛著汗吹風肯定感冒,於是就把主要目標作好,拍片這件事有閒再作,中午12點吃了一顆paracetamol試試看;

大概2pm,一隊台灣人到來,機哩瓜拉好不熱鬧,我未直接與他們搭話,我覺得沒必要刻意,一共六人,是登山好友團,蠻好聊天的,他們是我在整路上唯一看到會買瓶裝水的人,這倒是還好,不過他們是目前為止我看到吃牛排的團,山上氂牛牛排很貴又很硬也不好消化,忽然覺得台灣人很會亂花錢真的不是假的,在山上十天這麼久,都還沒看過牛排,聽說三點貢巴有儀式,於是我跟他們一起出去,看Gomba,藏族寺廟叫貢巴,也看看山;
台灣團,紅衣服是CANDY,是年輕登山社團的組合
很慈祥的笑容,大概是困苦的旅程突然看到年輕台灣朋友的關係吧
有簡單儀式,但裡面不給拍唷

然後下午黃昏時段,經常有機會看見美麗的山巒、山峰
廣角照,這顆應該是Ama Dablam

近照Ama Dablam,我給他一個外號叫冰淇林山


洛子峰 Lotse and Lotsesa


聖母峰Everest,藏族名:珠穆朗瑪峰藏語拼音qomolangma威利jo mo glang ma尼泊爾語सगरमाथा),這就是上次在NAMCHE沒看到的角度

有一對很酷的紐西蘭父女,Anthony帶著烏克莉莉,女兒全身刺青還超大的耳洞,耳洞比十元硬幣還大,安東尼不知道從哪變出一支烏克麗麗來,台灣團被揪著一起唱歌,Candy一直拱我這個不會唱的人出去,然後安東尼爸爸又很盧,有點像教會一樣一直催大家HIGH起來,一首接著一首,應該蠻多人想著:什麼時候要ending啊?

有著音樂,有著一些好像懂你又不懂你的陌生朋友,大家一起在暖爐邊吃飯、一起唱著歌,是非常快樂的一件事,(人生)旅程還長,要出發的前一晚,能夠聽著歌,這是一個美麗的夜晚;後來又不斷遇見安東尼,他會是我一輩子不會忘記的旅人。



我是睡覺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Day 7

早上狀況良好,頭痛10%以下,7:40前進了,天氣大好,半陽半雲,


Gomba在左邊,右邊最高的是Ama Dablam, 中間洛子峰Lotse, 中間偏左聖母峰Everest

很漂亮的前門,有整修過

Tengboche Monastery,又名Dawa Choling Gompa

要走了哦~!

如果說,每300公尺我就要適應海拔兩天,每天吃一顆丹木斯,數量可能會不夠,身上有20顆,我最好備滿30天份,於是早上在旅店就到處問人,碰巧大家都是要上山的,最後在Deboche這裡有兩個香港人被我攔了下來,他們兩個有說有笑的,左邊的叫Shadow,她翻箱倒櫃的把包包裡能用的東西都塞給了我,然後右一跑去拉屎(?),不知道是難得見到講中文的人還是他們本來就很熱情,我永遠忘不了那兩對笑得像月亮的眼睛!

PS:後來發現她們是我在日本遇到香港女孩的好朋友,有沒有這麼巧。





漂亮的冰淇淋山

上面橋塌了,所以要走下來再往上爬

倒塌的橋

Jackie一直走在我前面,然後每十分鐘就一次的情景,覺得是有點帥,那眼神彷彿在說:哩喜咩行挖雇?

拍完照一直要錢的阿罵

又見Candy,他們腳程很快,不愧是平常有在爬的

然後帥J

已經可以看到Pangboche啦,不過這還不是停留點,繼續前行

今天拍了比較多影像,要完成一部巨作是不可能,但這些微量素材能組合出一些東西,畢竟我一个人在極端狀態下能自拍影片已經是很多餘了,看來心裡一直掛念著做影片,不過確立了目標之後就很方便做事;


Somare - Tashi Lodge

走過連綿不絕的山巒後,12點的時候到達Syomare,這是一個熱鬧的階梯小鎮,ANTHONY也坐這裡吃中飯,還有好多組人,所有人吃完飯繼續前行,我頭疼上升至30%,午餐後不太舒服,一睡睡了三個小時,我是今天唯一的住客,就算住的是天字第一號房,卻也連個2G訊號都沒有,據說要到Gorekshep才會再收到訊號,下一個基地台在Kalapatter。

終於到了休息點Somare,這裡的廚娘煮的Dal Bhat是整條EBC裡最好吃的

太陽超大,趕緊來充電,我整趟旅程的電力就靠這塊輕薄的板子

台灣行動太陽能品牌 Everbliss Green ,行動太陽能板,它們還有出背包,台灣人很厲害的

老闆娘有一個頭髮捲捲的兒子,因為太順著他了,很兇悍會一直摔東西,晚餐時,選了一個特別的鮪魚炒飯,很好吃,用罐頭炒的,餓到有點胃酸過多不過應該沒事,不過這種山裡建議還是不要吃肉類,睡前5度,但有點沒來由的冷,可能是沒有活動的關係,這裡吹的是狹谷風,明天還這麼冷的話,小狐狸外套可以上工了!

在台灣的時候,因為冬天買了一個過厚的小狐狸外套,因為不透風,比羽絨衣還暖很多,常常熱到頭暈,後來就一直被我封印,沒有想到在國外輕輕鬆鬆派上用場,人生永遠有太多無法控制的安排,做好自己的本份,其他的就交給上帝。

(壓箱寶超多的,我就是有備而來,一定要成功!)


又開始冷了,這裡在Ama Dablam 正西邊 山腳下

今晚只有我一個遊客,囂張一下

我是睡覺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